如梦方醒与 万花筒里的声音

栏目:万花筒 来源:网络 编辑:天行 时间:2018-05-15 12:58

她1987年出生,受俄罗斯与法国双重音乐文化影响。2016年2月,索尼公司推出了卡蒂雅名叫《万花筒》的专辑,里面是穆索尔斯基、拉威尔与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曲目

她1987年出生,受俄罗斯与法国双重音乐文化影响。2016年2月,索尼公司推出了卡蒂雅名叫《万花筒》的专辑,里面是穆索尔斯基、拉威尔与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曲目充满俄罗斯与法国的混合味道,可见格鲁吉亚这个国家的音乐文化特性。

原标题:如梦方醒与 万花筒里的声音

◎ 贾晓伟

听阿巴多1982年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乐队版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时,我想也许作曲家并不重要的二流作品,避开了“伟大”与“个性”的陷阱,可以更纯正与自然地表现音乐的“游戏”内涵,有时比其一流作品接近人性。它们是原野上的风景,而非高山与大海那般起伏与颠簸。《匈牙利舞曲》就是例子。勃拉姆斯在这里没有被贝多芬交响曲压得喘不过气的精神高度要求,也非藏身于舒曼影子里的惶然,而是表达一种风情与舞蹈,尽管有些施特劳斯家族圆舞曲的表面相似性(勃拉姆斯曾经十分推崇与羡慕施特劳斯),内里却尽是作曲家的天性与气质。曲子十分好听,不累。

在网上搜罗此曲的其他版本,见到了国内钢琴家与格鲁吉亚美女钢琴家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的四手联弹。这是第一次见到卡蒂雅的视频,她2015年的随性之作给人“耳前一亮”的感觉。不仅人长得漂亮,弹奏的气质也自然而潇洒,有大师模样。

她1987年出生,受俄罗斯与法国双重音乐文化影响。2016年2月,索尼公司推出了卡蒂雅名叫《万花筒》的专辑,里面是穆索尔斯基、拉威尔与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曲目充满俄罗斯与法国的混合味道,可见格鲁吉亚这个国家的音乐文化特性。

说来也巧,2016年3月在国家大剧院,我听到了卡蒂雅的舒曼《A小调钢琴协奏曲》。这是她与大剧院乐队的合作,此曲结束后,又加了两个炫技小品。我坐在音乐厅靠右的一侧,正可以看见她在三角钢琴前的表情变化。一头卷发盖住她的脸,琴声激越时就把头发甩开,低头时头发又垂下,反反复复。不过卡蒂雅的琴声不俗,十分大气,节奏舒朗,充满浪漫时代作品的那个味儿,那种呼吸。

舒曼的地位近年呈现升势。有人说他是作曲家中最具人文主义知识分子特质的大师。当然其交响才华并不为学者认可,交响曲的质量众说纷纭。我喜欢舒曼作品里的优雅,徐徐而来的温柔与暖意。他会从女性角度出发,写作爱情与生活。一度我觉得他的作品过于柔软与甜腻,幻化世界,不够深刻。但音乐从来不需要以深刻来衡量好与坏。舒曼的浪漫与纯情,其实是一代中国乐迷最熟悉的美学调子。我听卡蒂雅的演绎,还是有“舒曼真好”的感觉。她传达的是1980年代初听舒曼时我痴迷过的那种感觉。那时喜欢勃拉姆斯、肖邦、柴可夫斯基、舒伯特、舒曼,而真正领悟巴赫、莫扎特与贝多芬,则是1990年代以后的事情。浪漫主义的那种魅力是林妖的诱惑,近乎蒲松龄作品里夜晚寺庙潜伏的鬼魂。

现场听她的演绎,不由得让人陷入保守与先锋的悖论与争执。卡蒂雅舞之蹈之的弹奏风格,大幅度的身体起伏,总有种表演成分,是当下演绎美学催育的结果,即煽情的力量。而在舒曼时代,钢琴的演绎风格是古典的。从克拉拉·舒曼的照片来看,她的穿着与表情十分保守,近乎修女。到后几代钢琴家弹奏时,依旧是贵族范儿十足,没有动作的大起大伏。手指可以让音符万花筒般缤纷,身体却岿然不动,仿佛佛陀。但这些做派真的过去了。时代的魔术是烟花迅速绽放,消散,然后留下冷漠的夜空与黑暗。这是一切都有期限的当下,把烟火一次性放够,才是滋味。但为卡蒂雅魔术师般操控的声音,对她自己又是什么呢?

对我而言,倾听音乐即感知永恒,诱惑只是开始,远非终点。听舒曼的音乐,为的是感知他爱与美的双重奏鸣。可这个演绎的时代,“表现者”遮蔽了作曲家这些“原创者”,作品的味道发生了更改。关于舒曼本真的演绎,有可能吗?也许,当年的弹奏远没有卡蒂雅的过度飞扬,可舒曼与克拉拉弹奏的,就一定好吗?作曲家弹奏自己的作品往往没有色彩与激情(比如拉赫玛尼诺夫),还是霍洛维茨这样的高手,将其作品弹出了“最后的浪漫主义”。

现今古典音乐的业界普遍处于盘整期,互联网与跨界让旧的演绎美学发生突变、激变与畸变。必须在市场里占据有利位置并保持生命力,笑到最后,才是最好。卡蒂雅是新锐,还需要用大作品证明自己。

版权保护: 本文(如梦方醒与 万花筒里的声音)由写轮眼官网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elunyan.com/wanhuatong/1072.html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