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于里读邱华栋:想象历史的万花筒

栏目:万花筒 来源:网络 编辑:天行 时间:2018-05-15 13:05

曾于里读邱华栋:想象历史的万花筒 邱华栋的历史写作,则是一次轻盈的灵魂漫游:想象力无边无际、语言简练舒缓、叙事口吻冷静深沉、主人公理性又天真烂漫小说终

[摘要]邱华栋的历史写作,则是一次轻盈的灵魂漫游:想象力无边无际、语言简练舒缓、叙事口吻冷静深沉、主人公理性又天真烂漫——小说终于从沉重肉身中得以解放,发出一个清脆的笑声。

曾于里读邱华栋:想象历史的万花筒

《十一种想象》,邱华栋 著,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6.3

《十一种想象》是邱华栋新近出版的中短篇历史小说集。上世纪90年代,邱华栋以一系列新都市小说闻名,“关注社会、批判社会”,着力于探究“人的精神的分裂、扭曲和异化”。但新世纪以来,邱华栋主要在历史小说方面发力,先后推出了“中国屏风”系列的四部小说:《贾奈达之城》《单筒望远镜》《骑飞鱼的人》《时间的囚徒》,长篇小说《长生》,令评论界啧啧称叹。从都市生活到历史往事,从今到古,两种生活、两种想象方式、两种叙述笔法,这样的大幅度跨越非笔力雄厚者可以驾驭。

写作者都知道,想象历史的难度。首要的是,历史感的建构。这并非苛求历史写作百分之百还原真实的历史场景,而是要求写作者必须在尊重最基本的历史事实基础上,以丰富的想象力还原出“历史的声音感和现场感,去绘制历史人物的声音和行动的肖像”。也就是说,你写的是明朝的故事,你得给读者明朝的感觉,而不是清朝或者随便任何一个朝代。邱华栋说,这是他的历史小说观念,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去做的。《十一种想象》里收录了3个中篇、8个短篇,题材涉及蒙元时期全真教道长丘处机万里西行、埃及法老图坦卡蒙死亡之谜、楼兰吉国的灭亡时刻、另两幅韩熙载夜宴图的神秘遗失、色诺芬使希腊远征军重回故土的演讲、中亚强人帖木儿之死、唐代女诗人鱼玄机的悲惨命运和清代文人李渔的繁花似锦的生平……历史背景、历史人物如此丰富驳杂,但在邱华栋笔下,所有的一切都有条不紊、栩栩如生,令人身临其境。这得益于邱华栋对难以估量的史实的吃透,他准确抓住历史关键点的碎片,利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聚合成塔、铺叙成金。

想象历史的另一个难度在于,如何处理历史与当下的关系。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并不仅仅是说,历史是一种“当下”的叙述,它还意味着我们对历史的叙述中寄寓着对“当下”的某种理解。换言之,历史写作不应拒绝与当下生活的摩擦,写作者不应将自己“埋葬”在想像性的“古典生活”和“古典形象”中乐此不疲,将历史视为现实生活的逃避,将历史写作变为吞噬当下生活的招魂术。

邱华栋历史写作的当下性,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在美学层面上,通过对历史的重读和改造,重新激活当代文学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中国当代文学的现实负累太过沉重,作家们在批判现实上操之过急,将各种社会新闻片段搬到小说里,小说因此也变得沉重而浅陋。邱华栋的历史写作,则是一次轻盈的灵魂漫游:想象力无边无际、语言简练舒缓、叙事口吻冷静深沉、主人公理性又天真烂漫——小说终于从沉重肉身中得以解放,发出一个清脆的笑声。

另一方面,通过对历史的重读和改造,邱华栋抵达的依旧是对现代人生存状态的思考。因此,有人认为,邱华栋从新都市写作到历史写作,并不是“转身”,而是一脉相承。如果说,邱华栋的都市写作是直面现代人“异化”和“迷失”的生存困境,那么,他的历史写作则是企图从历史人物身上寻找破解现代人生存困境的指南。不难发现,邱华栋笔下的历史人物都有某些共同特点:他们充满了生命的激情,对神秘而陌生的世界充满求知的欲望;他们对正义与自由的向往取代了对世俗名利的汲汲苛求,对永恒的精神追求取代了转瞬即逝的物质体验……这一切固然存在着某种审美化的倾向,但它对于纾解现代人的欲望困境却无异于一剂并不苦口的良药。(文/曾于里)

(本文系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版权保护: 本文(曾于里读邱华栋:想象历史的万花筒)由写轮眼官网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elunyan.com/wanhuatong/1074.html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