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分析]命运的枷锁

栏目:鼬写轮眼 来源:网络 编辑:天行 时间:2018-05-07 10:26

大家不要太小看AB编剧本的能力了,我帖子里面介绍过,从考上大学专业学习美术开始,AB就节衣缩食的省下钱来看电影,买VCD.十几年来经典的大师之作一部没落的看全,近朱者赤,AB的剧本编排能力不说大师级,但怎么也有一流了吧,这也是为什么火影耐看,而我们又总是有

  大家不要太小看AB编剧本的能力了,我帖子里面介绍过,从考上大学专业学习美术开始,AB就节衣缩食的省下钱来看电影,买VCD.十几年来经典的大师之作一部没落的看全,近朱者赤,AB的剧本编排能力不说大师级,但怎么也有一流了吧,这也是为什么火影耐看,而我们又总是有话题讨论和猜测分析的基础.AB一直在努力的提高自己,收集了大量的其他漫画大师作品加以学习,正所谓厚积而薄发,蓄积而流长,寄傲于诗书琴画之间铸剑以待天时,而火影就是AB展现自己实力的最好舞台. 我喜欢分析火影,也是源于此点,分析火影猜测AB的想法,和智者进行心灵对话提高自己的水平是我的忍道.

  1.真的是AB取代大蛇丸的新反角吗?

  火影前200卷中,不择手段,野心滔天的大蛇丸是无可动摇的第一反角,随着木叶小忍者的成长和剧情需要,新的更为强大更为阴险的反角出现已经是必然,于是大家开始了新一轮的讨论和猜测.难道据说为了验证自己的强悍而"灭门"整个宇智波家族的鼬会是这个反角吗?我非常肯定的说NO.大家试想一下,我们看过的文学作品或者电影,那些真正的大奸大恶之徒是怎么样的,哪一个不是道貌岸然的披着伪善的伪装,会一开始出现就大奸大恶? 文学作品发展到今天有了多少年,岁月的长河,历史的史册有无数大师已经为我们塑造了多少经典的反角? 为人所一眼明了的反角再怎么折腾也只能算是小恶,轰轰烈烈出场的所谓反角---鼬显然不够成为下一步反角的力度和复杂性,一句话,塑造空间不够,这是写作的大忌. 再说,轰轰烈烈的反角有一个大蛇丸就够了,同一部作品出现两个性质相近的反角完全没有必要.倒是鼬因为不为人知的苦衷被迫成为反角,后来又给大家一个惊喜,来得有写头,有看点,有曲折性,也有卖点.要是鼬都算新反角,那同时推出的晓又算什么?我认为,晓才是大有来头的新反角.非常组织需要非常的手段来对付,于是才有了鼬这个角色.

  2.关于以鼬是凶手的疑点详尽分析.

  认真的看漫画和动画,任何文学作品总有自己的铺垫和暗示来进一步展开剧情,只是巧妙的程度决定作品的水准.也就是说,有所谓的疑点,下面我就分析一下关于鼬灭门的种种疑点.再次强调,作为惜墨如金的漫画,绝对不会画与剧情无关东西(18页的漫画,作者可能要画40幅左右,然后精心选择认为最能表现剧情的出版,在下不才,也学过3年美术,略知一二)

  1)电线杆上的闪现:仅仅是一瞬间,却很说明问题,鼬作为是最优秀的木叶忍者之一,有无数的A级和超A级任务要作,而暗部更是不可能得闲的,鉴于任务的难度,所以鼬很难找到充裕作案的时间,杀一个人容易吗,更惶论凭一己之力灭绝木叶的名门,宇智波家不是只有鼬才有写轮眼的,即使没有鼬那么优秀,也必定有一定的反击力量和求援方式.况且,这是在木叶的地盘呀,别的家族和忍者是吃干饭的吗?作为5大国之一的木叶,其防御力量和警戒力量是不可低估的(从中忍考试防范和应对音忍和砂忍联合进攻可知一二)没有大量木叶忍者的介入和战争,这必是有其他力量介入的闪电战和迅雷不及掩耳的偷袭. 另一种很小的可能性是火影为了消灭极度邪恶的晓而牺牲宇智波一族,大家协商好以后,自己人灭了宇智波一族只保留两个最优秀的传人,为鼬打入晓内部的苦肉计,以火影3的大仁大义,爱民如子这种可能性极小(火影4为封九尾而牺牲鸣人,但毕竟不是牺牲生命,况且是一族人).第一种可能是最大的,在我认为,电线杆上的闪现是在暗示鼬也是刚刚执行任务回来(当然也可能由于身在暗部的原因,能更多的掌握许多秘密资料和线索,得知对家族不利的消息后匆匆赶回), 很有可能因为更加老练沉着冷静,不象佐助一样慌慌张张乱跑,而是直奔父母主宅寻求线索,而从奄奄一息的父亲哪里得知真相(作为宇智波一族的强者,鼬的父亲应该有能力撑到见到儿子,不论是鼬还是佐助从而告知真相,就是已经死了也会用特殊方法告知儿子真凶.鼬是知情的,而在电光石火的瞬间想到了随后而至的弟弟,想出了用月读制造幻相来激发弟弟的方法.

  2)镜头反复的给出的被人忽略的镜头:从学校回来的佐助看到了行凶现场,惊惶的到处查看,镜头给出了洒满血迹的墙,这不单单是作者借佐助的眼睛向大家交待现场的血腥杀戮,还另有深意.大家好好留意那段动画或漫画可以清楚的看到,鼬浅色的衣服上没有任何的血迹,这和逻辑是绝对相悖的,现场的血涂四壁,杀那么多人而不粘血污,怎么说都说不过去再小心也不可能呀.再留意佐助看到的两段月读的凄惨杀害双亲的回忆,是用刀砍的,学医的朋友应该清楚的知道血在促喷之下的强度和达到的距离,即使没学过医也在日常生活中有近似体验(比如杀鸡或杀猪)或者从影视作品看到近似场景. 而且,墙上遍布的苦无和手里剑也说明凶手并非一人,一个人能携带多少暗器,大家看火影那么久应该心里有数(可参考鹿丸和多由也一站鹿丸的暗器数量)

  3)作案动机:我认为,鼬说为了测试自己的强悍能力的动机太牵强,作为名门之后和宇智波一族的优秀传人,根本无需再怎么证明自己的能力,小小年纪就掌握了写轮眼的精髓和奥秘,拥有了万花筒写轮眼, 又少年得志成为暗部队长(13岁),大蛇尚且知道杀风影和火影,从而向我们展现了自己的强悍,证实了自己的存在,同样冷静理智的鼬,又怎么会采用如此疯狂极端不计后果的方式来证明(i作为暗部的队长,分析能力和冷静判断和其重要,从84.85动画可以得证;ii鼬已经全面超越了包括父亲在内的族人,证明自己何必找弱者下手呢,数量能弥补质量带来的成就感吗),即使当时鼬的实力不足以挑战火影,也可以挑同样拥有写轮眼的已经显山露水的天才忍者卡卡西嘛.再回想白的父亲因为血继界限杀死白的母亲那段动画,和对血继界限的解说,我们明白了,当时多少人觊觎和仇视拥有血继界限的家族,我认为那段描写不仅仅交待了白悲惨的童年悲剧,也为后面宇智波家血案打下了伏笔.外部势力为了得到写轮眼的秘密而策划了这次偷袭更为合情合理.

  4)鼬对待佐助等人的做法细节:既然灭门,为什么不杀佐助???不值得只是牵强的借口而已,不杀是为了留:留下希望,留下复仇的力量.作为暗部优秀成员的鼬,不会不知道杀人灭口斩草除根的道理吧.试问古往今来不能尽数的枭雄为成就霸业也好,达成阴谋也吧会存在妇人之仁而心生怜悯,更不会傻到留下仇恨的种子等待复仇恶之花朵的绽放,而且还对仇恨的花蕾不断催化和加强.再说,杀害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还乖乖的待在现场,脸不红心不跳心静如水的玩弄弟弟幼小的且刚刚受伤的心灵?一句话,不合逻辑.再结合80以后鼬对佐助的做法,为什么用月读(先后2次这种高级的忍术,置强敌林立而不顾,消耗大量查克拉?),只有一个理由,让同样拥有写轮眼并取得巨大进步和突破的弟弟早日领悟写轮眼的奥义.口上说得和行动完全不一致:嘴上口口声声我没有杀你的价值,我对你没兴趣,手上却下手暴打弟弟,还大喝赶快变强,让仇恨更猛烈一点(试想,当佐助明明白了真相后,会将被鼬激发到极点的仇恨导向何方?当然是真正的灭门仇人) 至于折断佐助的胳膊,几个月就痊愈的小伤没有什么,哪次真正的战斗佐助不伤得更重且伤痕累累? 只是作给鲨鱼头看罢了。

版权保护: 本文([火影忍者分析]命运的枷锁)由写轮眼官网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elunyan.com/you/868.html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